黔龙1号一期小区内“洋房”。

近日,读者黄先生拨打恩施晚报热线反映,州城黔龙1号一期小区内物业收费按照楼层高低分两种标准。“同一个小区,一个服务合同,不同的服务价格,这明显不合理!”

10月31日,恩施晚报记者到该小区进行了走访,了解到现物业管理公司沿用前物业管理公司所约定的收费标准。如有三分之二的业主不同意该收费标准,该公司将撤出。公司相关负责人称,在费用上没有商量的余地。

恩施市住建局房产科工作人员表示,同一种服务品质,只能按照一种价格收费。针对该小区情况,该部门已形成会议纪要,下一步将着手处理此事。

“洋房”业主:一个小区两个价 一年多缴500多元

10月31日,恩施晚报记者来到州城黔龙1号一期小区,业主黄先生介绍了事情经过。

2015年,黄先生购买了该小区被称为“洋房”的8层电梯房?;葡壬硎?,他查阅了相关资料,在国家关于房屋划分的法律定义中并没有“洋房”这种称呼的产品,“这只是开发商的营销手段或噱头,其实就是一梯两户的小高层”。

据黄先生介绍,该小区物业管理公司未进驻前,是由开发商聘请的物业在管理。这家物业和黄先生签订合同中的物业管理费为每月1.5元/平方米。搬进新家后,黄先生得知,小区内有两种物业收费标准,一旁11层至18层高度不等的楼栋的物业管理费为每月1.2元/平方米。此时,黄先生已交了近两年的物业管理费。

黄先生介绍,自家房屋的面积为140平方米,每年需交2520元物业管理费。一旁的高楼,同样是140平方米的房子,每年交2016元物业管理费?;葡壬庋?ldquo;洋房”业主一年比别人多交504元,该小区共有“洋房”266套,算下来,“洋房”业主一年要多交约18万元物业管理费。

2016年,因车库问题,该小区业主和开发商曾发生纠纷,之后小区便成立业主委员会,将前物业管理公司撤换掉,重新聘请了新的物业管理公司。

但黄先生在内的业主表示,按照国务院颁布的《物业管理条例》,新物业进驻小区时需召开业主大会,服务企业、价格等细则需全体小区业主共同商讨通过。

“但我们小区的业委会没走这一步流程,业委会的几个负责人就直接聘请了一家物业管理公司。”和黄先生住同户型的业主李先生说,业委会只是业主大会下面的一个办事机构,无权单独代表全体业主意愿。

由于新物业仍沿用前物业的收费标准,在签订合同前,不少业主提出质疑,但新物业公司拒绝修改。

物业公司:“洋房”享受更多 区别收费合理

“同一个小区,一个服务合同,不同的服务价格,这明显不合理!”黄先生不解,为什么自己所住的房屋比一旁的高层收费高?

物业公司给出了数条解释:“洋房”的楼层低,户型更好;“洋房”住户少,楼栋下的绿化面积平摊到每户比高层更多,保洁员工作量更大……

黄先生认为物业公司的说法不成立,根据《物业管理条例》《物权法》,小区地上公共建筑物归小区全体业主所有,并不能按物业公司的意思去划分片区对待。“楼房多一层就多扫一个楼梯间和休息平台,我们低层的清扫工作按理更轻松。”黄先生表示,高层需要服务的内容更多,如用水需要增压,电费也随之增加。

业主出钱买服务,物业公司并没有提供差别性服务,为什么要差别收费?黄先生认为,该公司的行为不仅违反了《物业管理条例》,还侵犯了消费者的合法权益。

其他业主还反映,该公司收取物业管理费后未提供等价服务;对于小区进出人员未一一询问登记;保安人员时常脱岗,无人值守等。

由于对物业收费不满,黄先生在内的部分业主拒缴物业管理费,并表示“只要价格和高层保持一致,我们立马交齐”。

住建部门:一个服务小区应统一收费标准 已签订合同的业主需按约支付

据悉,2016年,该小区业委会和物业公司签订的合同期限为3年,今年12月即将到期。9月9日,该物业公司发函至该小区一期业委会,表示近几年人员工资、福利、物价等费用逐年上涨,该公司难以接受“洋房”业主提出的降价要求。

10月31日,恩施晚报记者采访到该小区物业管理公司相关负责人。“前期物业的收费标准是通过物价部门审核后再定价的,所以我们沿用前物业公司的收费标准,没有任何改动。”该负责人称,由于“洋房”公共占地面积更大,物业服务的投入占比更大,保安巡岗需要沿着高层楼栋到“洋房”,耗费时间更长。

由于合同即将期满,该小区业委会向业主发出征求意见表,如有三分之二的业主不同意该收费标准,该公司将撤出。“这个价格是7年前的价格,已经很低了,如果再降价,我们就经营不起了。”该物业公司相关负责人表示,物业费用没有商量的余地。

“1.5元要有1.5元的服务品质,1.2元要有1.2元的服务品质。”11月4日,恩施市住建局房产科工作人员表示,严格来说,一个服务小区应该要统一收费标准。该部门已着手处理此事,目前已形成会议纪要。未来,将要求新物业管理公司提供同一品质服务只能按照同种价格收费,但前期已签订合同的业主需按合同约定支付物业管理费用。

责任编辑:丁琼

热图点击